今年8月,时代周刊评选历史最佳游戏TOP50,在其中我们能看到很多熟悉的游戏,诸如《俄罗斯方块》、《马里奥系列》、《塞尔达传说系列》还有《吃豆人》、《我的世界》、《魔兽世界》等佳作。

但是榜单的前列里,有一个特殊的存在,作为回合制策略游戏排在了第11位,那就是《席德梅尔的文明4》,《文明》系列作为经久不衰的回合制策略游戏,拥有让玩家废寝忘食的魔力,许多玩家沉浸与于“下一个回合!”的快感中无法自拔。

对!就是你!

今年已经是《文明》系列走过的第25个年头,在此期间已经推出了6部正作以及多部衍生作品。这部作品一路走来其实并不顺利,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关于《文明》的故事

只有打飞机才是我的最爱!

大学毕业之后,席德·梅尔进入了一家通用仪器公司做程序员。一次他与同事比尔·史德力在街机厅里切磋一款飞行射击游戏,比尔吹嘘着自己有飞行员经历,说自己在这类型的游戏上肯定能大杀四方,但是几个回合下来,他的积分却只有席德·梅尔的一半。

当时的游戏平台还是雅达利,随后它“炸”了

席德·梅尔解释道,“我已经大概推测出游戏内的算法,所以敌机的行动我大概能够预估到,如果让我来设计的话,我能够做得更加逼真。”

于是比尔就拉上席德一起开了家游戏公司——MicroProse(以下简称MP)

顺着当初的“打更真的飞机”想法,MP一直以来都是做一些军事方面的模拟游戏,主要作品有,《F-15鹰式战斗机》、《F-19隐形战斗机 》、《坦克雄师》等。

《F-19隐形战机》

为什么不是飞机就是坦克?因为比尔是前美军空军中校呀,军事题材可是他的最爱,直到一种新类型游戏的诞生——那就是“上帝游戏“。什么的“上帝游戏”呢?例如《模拟城市》这种玩家在游戏中充当“上帝”,在一个模拟的环境中掌控游戏中弱小子民的命运。

当年的《模拟城市》

一接触到这样全新的游戏类型,对于已经厌倦“打飞机”席德·梅尔来说,简直就像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一样,各种崭新的游戏想法从他的脑子里涌现,他决定做一款类似的游戏,哪怕比尔一再否定。

席德拉上了另外一名叫布鲁斯·谢利(就是后来做《帝国时代》的那位),开始进行尝试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研发与测试之后,一款名为《铁路大亨》的模拟经营类游戏诞生了。

《席德·梅尔:铁路》

玩家在其中扮演一位铁路企业家,在全美各地铺铁轨、造车站等,虽然画面很简陋,但是却获得了游戏媒体与玩家的广泛好评,甚至被评为1990年年度最佳PC游戏

席德·梅尔意识到,一款玩法有趣的模拟经营类游戏能够让玩家不断地沉迷在游戏之中,于是便计划着继续做下一款续作。

一代经典《席德·梅尔的文明》诞生

虽然前面《铁路大亨》已崭露头角,但是比尔依旧反对公司制作经营类游戏,他还是喜欢“打飞机”多一些,并没有给予席德布鲁斯任何支持。

但是这并不能难道两位游戏界的大佬(虽然当时还不算是),席德一人担当起了《文明》的全部程序代码跟大部分的美工,而布鲁斯则主要负责游戏测试、提出意见以及文本撰写等,用现在的话来说,《文明》最开始就是一款独立游戏。

初代《文明》的封面图

1991年,不受看好的《文明》终于上市发售,迫于没有过多的资金支持,游戏在宣传方面相当不给力,但是游戏还是凭借着自己独有的魅力吸引了一大票玩家。

当年的游戏画面

而主要的吸引点便是游戏封面上所写的那样,“建立起一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帝国”,玩家们在游戏中对内需要建设城市、建造军队、研发科技,需要种植粮食、建造娱乐设施让国民感动快乐,对外需要防止蛮族入侵、与其他文明领袖斗智斗勇、建造奇迹再彰显自己文明的强大

再一个回合!

玩家再每个回合需要调兵谴将、改造城市,而点击下一个回合就能看到相应的进展,并且又有新的事件发生,如此一来,游戏的过程中充满这样的兴奋点。游戏中的时间跨度更是从公元前4000年到2100年,拥有长达6000年的时间可供玩家打造属于自己的帝国。所以一旦上手,玩家就会想掉入了时间缝隙之中,无法感知到外界的时间流动,回过神来的时候也许已经是第二天的日出了

不用担心,毕竟《文明》可不是一般的上瘾物,越玩只会越健康,如上图。

再来一个回合!

由于整个系列跨越长达25年,每一作都相当优秀,所以不再一一细说,这个部分主要挑选一些十分有趣的游戏故事跟大家分享。

 
核弹狂魔——甘地

众所周知,甘地是解放印度的一代伟人,作为游戏中印度的领袖保持着如同他真人那样的设定,和蔼、温和、爱好和平。在初代的设定中,甘地的好战程度是最低的1(好战度从低到高的数值范围是1-10),但是有趣的事情发生了,当甘地不断发展进入民主政体的时候,由于民主政体会降低好战度2点,于是甘地的好战度变成了-1,由于代码问题,好战度在数值上是实际显示为255点,远超过原设定的10点,所以甘地就成为了全世界最可怕的战争狂人!

并没有任何不尊敬伟人的意思

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是民主政体附近的科技就是核弹,出于如此之高的好战度,甘地会马上研发核武器,所以在印度进入民主时期后的几个回合,甘地就会往全世界发射核弹

没有哪个国家是一颗核弹不能征服的,如果有,那就两颗

而在最新的《文明6》中,甘地直接就化身了核弹狂魔,当你使用核武器被全世界谴责的时候,只有他会支持你,“英雄所见略同,那项技术应用广泛。”

 
第一首获得格莱美音乐奖的游戏原声

相信不少了解欧美音乐的朋友都知道,格莱美奖是全球顶级的音乐奖项,而《文明4》的主题曲,《baba yetu》(《爸爸野猪》)就是史上第一首获得格莱美音乐奖的游戏原声。

而《文明4》也是文明系列新三部曲的开端,更高级的引擎,更多的文明更多的领袖,更多特色的奇观与兵种,并且支持相当多的MOD,被老玩家们奉为经典,而这也是为什么《文明4》能够被选为前50的原因。

其中甚至包括这位伟人

不能再说了,不能再说了,再说下去大家就见不到我了。


《席德·梅尔的文明》系列,历经25年的风雨历程,曾一度因版权问题被告上法庭,《文明》这个IP本身也转手过多家公司,尽管《文明》系列每一作都享有IGN9.0以上的超高分,席德梅尔却依旧不紧不慢的指导着每一作的开发,每作的制作周期大概是4-5年。

席德·梅尔指导开发的准则只有一个——好玩(Fun)。他从来不需要开发文档,或者任何书面的东西。梅神总是先开发一个原型,随后与一群测试者一块游玩,再不断进行修改,达到最好玩的那个版本。

他认为一款游戏必须要在玩家打开游戏的头3-5分钟内让玩家产生足够大的兴趣,不然哪怕后面的内容再精彩,玩家也不会选择继续玩下去,他一直这样坚持,而玩家也用游戏的销量来证明他的游戏符合他的理论。

这是他被誉为“电子游戏教父”的原因。

年事已高的他虽然已经不再奋战于开发第一线,但是他依旧愿意给其他的年轻同事提供想法,而新作《文明6》也依旧有他有趣想法的实现。

正因如此,《文明6》的销售速度正在以每天20万份的速度增长,而每份最少是200元人民币。我国要是能有这样的作品,何愁单机游戏行业沦为现在这幅模样。